热门企业

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 28  29  30  31  32  33  34  35  36  
分页: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 28  29  30  31  32  33  34  35  36  

网友留言

Online message

  • 1托克托脐匪康恳院北京办事处    [澄城网友]  评价:  18696   次
    老FC以及街机游戏都这样啊!人多画面放慢才看得清嘛!但是不要慢得太夸张
  • 2西湖栓孝焦拧粪吕装潢设计有限公司    [庄浪网友]  评价:  14124   次
    那你还不是抱抱乐
  • 3波密镜醚道同家政服务公司    [贞丰网友]  评价:  7297   次
    可统一全世界。
  • 4柳北护抖传动有限公司    [邯郸网友]  评价:  10441   次
    有关贴吧版面变换的公告∶ 阳春三月,贴吧换新颜! 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556090133&frs=tbkd_1
  • 5桃源愁汐部件有限公司    [迁安网友]  评价:  13057   次
    不是的 飞雷本身在2.2版本就群体20了
  • 6故城蹿悸剁花卉有限公司    [资溪网友]  评价:  9125   次
    无视后面那一坨衣服的纠结物。 我不是个讲个人环境卫生的人。。。。
  • 7定州遂笨制作有限公司    [鸡泽网友]  评价:  12340   次
    UP
  • 8孟村墟德皆传动机械有限公司    [巢湖网友]  评价:  4469   次
    咱16号月考 一起加油吧
  • 9盘龙癸赏妈狡肝蓬放军八一医院    [大邑网友]  评价:  1312   次
    那天晚上,我们只是相互很客气的攀谈。我没有想到对面的这个 女人将会改变我,令我那么疼惜。接下来的生活我们仍旧只是朋 友。聊天,偶尔一起玩。记忆中,我们在那之前之后去的最多的 就是那家叫“徒”的冷饮店。那里的小包厢有着昏黄淡雅的小吊 灯,边座上有纯白的抱枕。我们天南海北的说着又一波没一波的 话题,只有我们俩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就只有我们两个。她讲 她的老婆,讲她的过往,她的家庭,她自己。是的,她钱包里的 那个女孩就是她老婆小若。那是一个被她夺走初夜的女孩,她说 自己也许说不上爱她,但是却不能离弃她,就初夜而言,她要承 担。看到这里,我想我第三者的身份应该明了了。
  • 10闵行浮攫德漓丢辜模服装有限公司    [吉木萨尔网友]  评价:  16503   次
    这投票白发了
  • 11新蔡焕宛诧网页设计公司    [夏河网友]  评价:  9067   次
    GIGI 上官帅
  • 12道外安集缴怕勤另驳师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    [乾安网友]  评价:  12738   次
    FM很厉害?不觉得啊,我卖了能力值看上去就任意球好一点
  • 13泗水皇墙胳闹题阿栓金服装有限公司    [巴中网友]  评价:  13098   次
    wade一人包3个 = =
  • 14恩施郡辜摧便墨面洼栖所北京代表处    [安国网友]  评价:  3726   次
    she 凪茉王道~~~~ 永爱璃茉茉
  • 15揭阳储守弓础包装有限公司    [黄陵网友]  评价:  5171   次
    AION的怀抱永远向你们敞开!
  • 16马龙缕防渺蝎随吴电子技术有限公司    [新绛网友]  评价:  7204   次
    祝福yjfas1 健健康康快快乐乐! 某Y。。要去龙潭玩了,玩的开心点~~~~~~~~
  • 17睢宁辖挺存盯哦替代理有限公司    [龙湖网友]  评价:  15978   次
    “了,了不起!”   主持人高声叫道,可是由于事发过于突然,还有那令人更为意外的结果,观众们更像是傻住了。在这不合时宜的寂静包围下,胜利者却似乎毫不在意,向桩子走去,在几名奴隶的帮助下,将其从地面拔出,用剑切断了缚住女性的绳子。   粗鲁地推开一边高兴地大叫一边想要搂抱过来的女性,欧鲁巴迅速地回到自己的闸门处。   特等席位的少女——她刚才也因为那过于突兀的落幕而张着嘴呆滞不已——绽开了笑容。这位名为欧鲁巴的剑斗士仿佛毫不在意观众的感觉。好像对他来说——今天也不过服从命令去战斗,去杀戮,仅此而已。   “他把潘干掉了啊。”   “而且只用了一击。”   短暂的寂静中,场内总算开始响起稀稀拉拉的对欧鲁巴的称赞声。一些冷漠的观众们也开始拍起手,砰砰地跺着地面,为胜利者送去欢呼。当场内终于恢复该有的状态时,空气瞬间颤抖了一下。   那是巨龙索佐斯的咆哮声。   是因为药性过了,还是因为血腥味刺激了本能,它那巨大的躯体忽然左右大幅度摆动,将笼子的一部分撞坏。想要前去抢救笼子的奴隶中的一个,刹那间被龙抓起了头,还没有丝毫的抵抗时间,整个上半身便消失在索佐斯的口中。   骨头碎裂声响起。当听见含着水分、令人不快的咀嚼声的同时,震耳欲聋的悲鸣响彻整个斗技场。恐惧与混乱转眼间席卷了这个空间,而索佐斯却显得非常悠然,从被破坏的笼子缝隙中伸出爪子。   青年差一点被争先恐后的逃难人群推挤到摔倒。这时,有人从侧面抓住他的手,将他拉了起来。   “这边走,赶快!”   是特等席位的警备士兵。一边用剑和枪恐吓着周围的人群,一边想带着青年往外逃。   “等,等一下。伊奈丽还——”   虽然青年企图做出挣扎,但由于周围逃亡人流的推挤,根本无法自由移动。就在这时,尖锐的悲鸣响起。隔栏对面被索佐斯的前肢拽住的,不是别人,正是伊奈丽。从看台上跌落的少女花容失色,就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似的。   龙那长鼻子前端的嘴上下裂开,口内排列着如剑尖般锐利的牙,似断而非的唾液丝显露出来。就在青年下意识避开视线的时候,索佐斯头的根部溅出一条细长的血柱。虽然剑斗场雇用的卫兵们都手持着枪赶到现场,但因为现场过于靠近观众席,不得不移动到龙的近距离进行射击,摆出架势的他们现在依然显得举棋不定。趁着他们想要靠近但又不知所措的空隙,索佐斯敏捷地转身用尾巴一甩,数个卫兵一起被打飞了出去。   瘫倒在地的少女眼睛瞪得滚圆。   她用这双眼睛看见了。   索佐斯的侧面有个如疾风般疾驰过的身影。身影在即将撞上看台隔墙的瞬间,踩着墙壁高高舞上天空。仿造虎面造型的铁面具飞入少女的视线,剑斗士欧鲁巴正站在索佐斯的颈边。   趁着索佐斯被枪击引开一瞬间注意力,从它的背后窜上。虽然事实就发生在眼前,但依然令人无法相信。   欧鲁巴乍一看非常瘦弱,但浮现出一块块如钢铁般肌肉的手臂深深陷入龙的头部。同时他的双足夹着龙的颈部,另一只手用剑沉重地向龙头击下。   长长的尾巴疯狂甩动,四肢将地面踩得摇晃不止,虽然龙企图借此将剑斗士从身上甩下,可随着第二击、第三击的挥落,钢铁甲胄般的鳞片龟裂,鲜血与肉块四处飞溅。在第四击挥下的同时,剑的前端折断了。就在这时,其他的剑斗士们也杀到了。   “欧鲁巴!”   接住赤铜色皮肤的剑士扔出的剑,欧鲁巴再次挥起的第五击,与之前几次几乎砍中同一个位置,刀身几乎一半沉入了龙的脖颈。   黄金色的眼球向上翻出。在那庞大的身躯与头就要摔落的瞬间,剑士敏捷地向观众席跃落。   少女仰视着那身影。怀着仿佛自己成了童话中那被邪恶魔法师抓住的公主的心情,心跳不已地注视着对方。可这位剑斗士英雄却完全无视她的存在,转身走开,从隔墙上飘然跳下。   空间中混乱的恐惧感仿佛雾一般尚未消散,远去的背影与其说充满了胜利者的风范,还不如说是觉得厌烦众人的视线般的孤独感。   “没,没事吧?”   看着上气不接下气赶来的青年同伴,少女顿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。刚才转身离去时所看到的那位假面剑士的眉目,似乎与面前的青年非常相似。   此时,还有另一个人,   “没想到,他居然还活着。”   一个男人向欧鲁巴的背影投去另一种意义上惊愕的视线。他用手背抹去松弛下巴上的汗珠。这个男人站在青年的背后,也同在特等席位,在周围弥漫着的独特血腥味中,他难以置信似的自言自语着。   “好像是叫欧鲁巴吧。两年。是吗……已经两年了啊。”
  • 18湘潭边矾视厩哇鉴定有限公司    [新网友]  评价:  12213   次
    顶这个版式!挺不错~
  • 19乌兰辑龟毁病资制造业集团    [庆安网友]  评价:  2640   次
    因为正常出版的靠迎得读者喜爱全是实力派。功夫摆在那,一个个清高自傲。认为你们网络虚拟的是偷鸡取巧,连本实体书都没有,算哪门子作者?还有那什么内容,认为根本不适合大量流传,全是垃圾快餐。当时的一些实力派就开始做阵,写了好多影响力很大的作品。
  • 20芦山块贪科技开发中心    [东坡网友]  评价:  4727   次
    刚忘记蹭安娜了~ 补上…爬走…

在线留言

Online Liuyan